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默認冷灰
      24號文字
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第八百零八章 我想要這樣的你

      作者:咸魚上岸字數:2750更新時間:2019-03-10 23:25:42
          為理清思緒,晴司把毀滅結局的路線起名為滅路線,現在這條路線則起名為改路線。

          滅路線的虛炎,簡稱滅虛炎,給了他一段密文,只要他對眼前的改路線的虛炎即改虛炎說出來,就有很大幾率說服成功,讓后者改變進攻行動,從而避免毀滅結局。

          但是,這其中存在著重要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滅虛炎給出的密文是什么意思,不知道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說出這段密文,讓改虛炎知道了他有回到過去的能力,那后果不堪設想。

          就算改虛炎一時沒什么動作,也可能在之后做些什么,或者泄露這情況給使者組織其他人,導致難以預料的糟糕事態。

          晴司可不想為此提心吊膽,更不想在落到不可挽回的境地后再后悔地讀檔,而最最糟糕的情況下,甚至可能讀檔的機會都沒有。極品草根奶爸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所以他寧愿透過神谷跟虛炎見面,以預知作為憑據來說服。

          比起能回到過去,高準確率的預知術法比較沒那么有風險。

          但這也不是沒有危險,真正的預知能力永遠都是極有價值的。只不過靈能界不會輕信這類術法,避險的余地比較大,況且還能編出各種說法來回旋,比如發動這種預知術法很困難,發動一次消耗很大,冷卻時間很長……之類的。

          避免了風險,但這又導致了眼前的問題:改虛炎的不信任。

          以預知作為憑據,難以說服改虛炎。

          或者說,改虛炎的質疑很有力,晴司難以繼續說下去。

          如此一來,要么現在就說出密文,要么讀檔去跟滅虛炎再談,爭取更多情報。茅山術士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晴司傾向讀檔,但又有如何讓滅虛炎說出具體情況,以及談話時間的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在滅路線加快速度與滅虛炎接觸,能爭取到更多時間嗎?

          恐怕不能,更快與滅虛炎接觸,就會更快地引起禍神注意,結果談話時間不會變多。

          那么,問題就在于如何快速地說服滅虛炎講出情況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關鍵仍然是密文!

          理清思緒后,晴司想到了。

          密文不一定要對改虛炎說,還可以跟滅虛炎說!

          讓滅虛炎聽到密文,應該能最快速度獲得其信任,畢竟那是他自己說出的話……即使不能,嘗試一下也沒有損失,畢竟滅路線是確定放棄的路線,不管密文是什么意思,都不必擔心有任何隱患。圣手狂梟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晴司拿定了主意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確實不知道你的行動跟未來的毀滅具體是什么樣的關聯。”沉默過后,他承認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即使停止行動,毀滅也不能避免,這的確是有可能的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是我想得太簡單,也太天真了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就按你的想法去做吧,虛炎先生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完,晴司裝作失落的樣子,邁步離開。

          “等等。”虛炎制止道,“就這樣……你甘心了嗎,春田晴司?”

          晴司頓住腳步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甘心又能如何?我過于相信自己的預知,像個傻瓜一樣行動……提醒虛炎先生你一下,就是我所能做到的了。”
      怪盜奇談最新章節
          “你能做到更多。”虛炎說道,“你的力量應該不止如此。”

          沒錯,我接著就要跳躍到另一條世界線,獲取情報后跟你再談一次。晴司心里說道。

          他不想當著對方的面運用能力,或許這是過分謹慎,但也就是多說幾句話作為收尾而已。

          然而虛炎有想法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想從我這里得到什么,虛炎先生?”他問出跟對方開頭一樣的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可以協助我,跟我一起行動。”虛炎嘶啞道。

          這真是個不得了的建議!

          “我不想與靈庭為敵。”晴司表示拒絕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覺得他們的計劃是錯誤的,卻不想阻止這個錯誤?”東方煉金使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“可以的話,我當然想,但我可沒有跟靈庭作對的資本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跟我一起,你就有。”虛炎堅持道。

          晴司沉默了一下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們只是第一次見面,虛炎先生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說了很高興認識我,還告訴了我你的真名,我很感謝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但這并不代表我能夠就這樣信任你,就像你也無法完全相信我一樣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即使難以完全信任彼此,我們也是可以合作的。”虛炎仍然堅持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完全信任也能達成合作關系,這我知道,但這還需要雙方足夠了解對方,而我們并非如此。”晴司再看向他。

          “神谷說過你很強,我親眼見到你之后也這么覺得,你確實擁有足以進攻靈庭的強大實力。”竊漢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“這樣的你,為什么要招攬初次見面,憑著膚淺的預知就要勸阻你行動的我呢?雖然你看得起我,但也不是非要我不可吧?”

          輪到虛炎陷入沉默。

          “因為我覺得……你或許能成為我的同伴。”他低聲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嗯?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沒有同伴,春田晴司,一個都沒有,也從未遇到過想要成為同伴的存在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……你是使者組織的干部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那又如何?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不把使者組織的成員看成自己人嗎?”晴司皺眉。

          “可以這么說。我不認為他們是我的同伴,他們只是在利用我,我也在利用他們,我跟組織的關系僅此而已。”天門變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“既然你不認可使者組織,那為什么不脫離?”

          “因為我無處可去。”虛炎嘶啞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沒有可去之處,也沒有應去之處,沒有想去之處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跟組織互相利用,除此之外什么都沒有,什么都不需要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覺得這樣很好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直至見到你,我感覺,或許我可以有一個同伴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也許你會成為,也許你不會成為,只是一個可能性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就是這樣的可能性,讓我想要招攬你。”

          僅此而已。晴司仿佛聽到對方這么說。

          他感覺這是虛炎的真心話。

          虛炎不是真的需要協助,僅僅是一時興起,但這一時興起也是很難得的,其中似乎包含了某種需要。

          微妙的,又切實的,莫名的需要。

          晴司接受到對方傳達的這份情緒,忽然有些理解為什么對方的代號是“虛炎”。

          “炎”代表了其擅長的術法,他的力量。而“虛”……代表了他的本質。

          虛炎——蘆屋道井有著強大的力量,卻缺乏心靈,常人的心靈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對方說過的話語,以及其先祖的事跡,晴司感覺十分微妙。

          “因為我不是人類……我非人又似人,或者說似人又非人,所以你想要我成為同伴?”

          虛炎聞言,目光閃動,重重點頭。

          “是的,我想要這樣的你,春田晴司。”

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甘肃快3走势图带跨度

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时时彩进一退二怎么用 黑龙江福彩36走势图 苹果pk10计划app 极速赛计划app下载 网上跟计划买彩票稳吗 广东时时11玩法介绍 极速赛车走势图表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组 91计划网时时彩 赛车pk10开奖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