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默認冷灰
      24號文字
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第四卷 崛起神源 第945章 你已是我師弟

      作者:耳根字數:3853更新時間:2017-07-23 08:36:59
          一畫未完,許慧已然心神震動,她怔怔的看著蘇銘,她清楚的發現眼前之人竟在作畫的第一筆后,整個人如變的空靈!

          這種空靈,是仿佛身影消失,甚至連氣息,連靈魂都消失的干干凈凈,以許慧與蘇銘這具修為分身的聯系,居然也察覺不到絲毫。

          仿佛,對方坐在那里,但卻好似不存在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又仿佛……他是與這山峰融合在一起,與這大地,與這天空,與這蒼穹下目光可以看到的一切,甚至與那雨水,與那吹來風,完完全全的融入,不分彼此。

          這不是作畫,這是……從風里,從雨中,從天空內,從大地上,從這蒼穹的一切里面,去拓印這八荒。

          更是讓許慧深吸口氣的,是她眼中的蘇銘,竟在踏入空靈的一瞬,整個人的修為驟然波動起來,以一種讓她吃驚的方式,急速的攀升!我家有只傻貓娘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從位界中期,居然在短短的時間內,近乎無限的接近位界后期!

          這種修行,在許慧的腦海中立刻浮現出了一個詞語。

          “頓悟!!”這是頓悟,除了這個詞語,許慧再也找不出其他的形容能讓一個人,沒有任何丹藥,沒有太多的修行,突然之間修為如此爆發。

          這讓她想到其師尊當年,曾說過的一句話。

          “古人之修,主修心,不斷地問著自己的本心,不斷地去明悟天地至理,大也好,小也罷,修本心,如修本我。

          他們感悟天地,偶有頓悟之時,修為不可常理。

          如今我等之修,心已作半,術占半余,恐……再也沒有頓悟之時。”
      帝國之召喚武將系統作品目錄
          許慧呼吸急促,但卻很小心的沒有打斷蘇銘的作畫,她保持著微笑,讓自己一動不動,她擔心若是自己有了什么舉動,會影響蘇銘的頓悟,一旦從其內蘇醒,將會喪失一次造化。

          她看著蘇銘在那作畫中,修為的波動越來越強烈,片刻后,山外雷霆轟鳴,雨水滔天,大地甚至都隱隱震動,一個巨大的漩渦出現在蘇銘的上方,出現在那山峰的頂端,這漩渦向著四周橫掃,卷著雨水,卷著山風,形成了一幕此地的異天。

          第九部的族人紛紛察覺到了這一幕,一個個抬頭間在看向天空漩渦時,也都察覺到了來自蘇銘那里,修為的波動。

          嘩然之聲剛起,便立刻被第九寞煞阻止,他怔怔的看著蘇銘所在的地方,看著蘇銘的身影,他的呼吸急促,他的神色露出激動。星戰三萬年

          “心變,這是……師尊曾的說的,他的弟子獨有的……心變之術!”第九寞煞了解心變,知道這一刻對蘇銘而言很是重要,故而不但壓制了族人的嘩然,更是神色警惕,親自鎮守八方。

          “不知我的心變……何時會到。”第九寞煞輕聲喃喃。

          時間慢慢流逝,蘇銘這一次的作畫,如今已經過去了數個時辰,天空的雨漸漸稀少,風也慢慢微弱,許慧一直保持著動作,哪怕是雨水淋在了身上,也依舊一動不動。

          她的臉上始終微笑,只是她的目中卻帶著焦急。

          她焦急的不是自身數個時辰的不動,而是她看到蘇銘的修為在這數個時辰內,共有七次沖擊位界后期。

          但卻全部失敗。抗戰年代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她深知,位界中期與后期之間,存在了一道壁障,這壁障很難突破,當年她之所以可以突破,是其師尊全力相助才勉強做到。

          但她相信,只要給蘇銘足夠的時間,對方必定可以突破位界中期,邁入位界后期,盡管她不知曉蘇銘的修為為何給自己感覺時強時弱,但想來這必定是與其奪舍有關。

          只是如今……許慧可以感受到,雨水漸小,風也漸散,一旦這風雨消散,一旦這天空恢復如常,那么蘇銘的作畫,將會結束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到了那個時候,他依舊沒有修為突破,那么這一次的頓悟將會終止,他需要下一次的造化,才可繼續。

          這一點,蘇銘明白。

          心變之術的每一次變化,可以讓人的心產生蛻變,連帶著魂以及自身的一切,都向著一個更高點前行,但……這種蛻變引動的修為,也還是存在了壁障,若是無法度過壁障,那么將止步。死宅的科技帝國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所以,蘇銘選擇了道空作為修為分身,實際上而言,這修為分身就如同一個容器,蘇銘選擇這個容器,就是為了讓這壁障的存在容易突破。

          而所謂的資質,實際上從根本考慮,就是壁障的多少,厚薄來決定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,蘇銘選擇將葉望的氣運廢掉,將其氣運敗壞后,那么道晨真界多年來可以凝聚氣運之人,便只剩下了……道空!

          這也是道空,之所以被道晨宗看重的原因所在。

          但氣運是虛無縹緲的,很少有人可以將其看透且駕馭運用,就算是蘇銘如今也做不到這一點,他只能去用自己的方式或是改變,或是推動,間接的來引導那冥冥中存在的氣運。

          比如現在……轟!重返都市修仙

          天空驟然出現了一聲雷霆,這雷霆的轟鳴震動八方,回蕩間,那本已快要消失的雨,居然又再次滔滔灑落,那本已經將要散去的風,在這一刻也重新的大作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雨沒有停,風沒有頓,一切,再次的更狂暴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這是氣運么……或許是,或許就算沒有所謂的氣運,這場雨也注定了不會就此停下,但若是此雨連綿數日……這,或許就真的是氣運!

          第二天、第三天……直至第五天!

          五天的時間,大雨傾盆,不斷地灑落大地,天空烏云密布,山風之烈,狂暴天地,許慧深吸口氣,她的身體五天來,盡最大的能力去保持不動,不去擾亂蘇銘的作畫。

          終于在這第五天的黃昏之時,蘇銘體內的修為再又一次的沖擊下,他的身體內傳出轟轟巨響,一股磅礴的修為波動,驟然在其體內爆發開來。非典型性中鋒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那不是位界中期,那是……位界后期!!

          蘇銘的修為分身,真正的踏入到了位界后期的境界,與他的噬空分身一樣,直至此刻,蘇銘才算是真正的邁入到了強者的范疇。

          任何一個分身,都可成為一方霸主,之前噬空與修為之身的重疊融合,使得他可以爆發出位界后期近似圓滿的力量,可如今,他爆發出的,將是真正的位界大圓滿的修為,這還不算神源之力。

          如果加上了神源,那么不在像之前沙漠里救許慧時,需要厄蒼之力所化投影,方可戰劫月,而今,不用厄蒼投影,他一樣可以與劫月一戰。

          這還不算他的厄蒼分身,若是厄蒼投影出現,蘇銘不知曉如今的自己,能具備什么樣的戰力,但顯然,可與劫陽一戰。黑子之最強球神

          如果,厄蒼分身親來,三大分身融合,以魂為連接,爆發出的戰力將會驚天,這將是比當年蘇銘從西環異地走出后,闖入陰圣真界鎮守范圍時,還要強大!

          或許如今他還不能稱之為掌緣下第一人,但只要再進一步,當他的所有噬空分身與修為分身到了位界后期大圓滿,那么他就可以稱之為,掌緣下第一人!

          若是他的厄蒼分身吞噬了其他厄蒼,這種戰力還會倍增,這就是……塑冥族恐怖的天賦疊加。

          蘇銘睜開了眼,亦或者說,他本就沒有閉眼,如今睜開的,是其魂。

          天空瞬間安靜,雷聲不再,雨水消失,山風消散,晴空萬里。

          蘇銘看著手中的畫板,其上雨幕綿綿,一縷嬌影在內,風吹青絲,那笑容如存在了一個世界,讓人看到后,會不由得也微笑起來。大蟲子的至尊懲戒

          “謝謝。”蘇銘抬頭,看向許慧。

          許慧臉上帶著微笑,那笑容與畫面里的一樣。

          ……總有離別之時。

          總有曲終人散的一天。

          蘇銘蘇醒后的第二天,他離開了第九部所在的山峰,離開了這片大地,離開了那第九部的近千族人,向他膜拜的身影。

          沒有帶走第九寞煞,但蘇銘帶走了一副地圖,一副……當年圍攻其師尊的神源星海內環四大尊族所在的地圖。

          有仇,就一定要報,這是蘇銘的原則。

          除此,他還留下了一句,讓第九寞煞低下頭,向著蘇銘一拜的話語。

          “無論師尊怎樣,我已把你當成了師弟。”氣運種植空間

          這句話,讓第九寞煞身子一震,他看著蘇銘,看到了蘇銘目中那睿智的光芒,似乎能看透自己的內心,漸漸地,第九寞煞神色里起了難言羞愧之意,默默的低著頭,但內心卻是因這一句話,起了回蕩。

          這是,蘇銘的認同。

          蘇銘當初在其師尊的雕像下,看到的五塊石頭,他當時就已然看出,那第五塊,是后方入的,盡管看起來與其他四塊沒有區別,但……代表他們師兄弟四人的石頭,是在師尊的腳下,第五塊,是在腳外。

          這細微之處,讓蘇銘看懂了很多。

          他可以想象得到,很多年前的師尊身邊,總是有一個少年,他渴望拜師尊為師,可直至天邪子遠去,他都沒有做到這一點。

          但他沒有放棄,守護著部落,完成著天邪子臨走時的要求,無怨無悔,甚至于這千年的成長,他自己都把自己當成了天邪子的弟子,在其雕像外,放下了第五塊石頭。

          所以,蘇銘的那句話,他只說了半句,還有半句,留在了心底。

          這完整的一句話,應該是……“師尊不會收取第五個弟子,但無論師尊怎樣,我已把你當成了師弟。”

          蘇銘走了,這一次陪伴他的不是習慣了的孤獨,而是許慧。

          向著神源星海的內環,向著那當年追殺其師尊的四大尊族,蘇銘與許慧化作兩道長虹,漸漸消失在了第九部族人的目中,也消失在了第九寞煞的眼睛里。

          “師兄……”第九寞煞喃喃,這是他第一次,在說出師兄這個稱呼時,內心深處,沒有泛起苦澀。

          (未完待續)

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甘肃快3走势图带跨度

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极速时时彩开奖号码纪录 北京赛时间 15选5走势图200期 足球在线观看直播 三分赛车走势图如何看 广西福彩双采現场开奖结果 体育彩票分析软件 手机游戏运营 新时时历史数据 海南七星彩最新图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