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默認冷灰
      24號文字
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第二百一十章 閻王不叫自己去

      作者:傲骨鐵心字數:2413更新時間:2017-12-15 21:28:29
          “都仔細點,可要砌結實了,里外都要通下,今兒得收拾起起來,把火生了,要不然五爺怪罪下來,我可不替你們說話。”

          沈陽,寧遠伯府,一個七十多歲的老人拄著拐杖,對著幫正在忙著弄火炕的后生們叮囑著。不時還拿拐杖敲敲這里,探手摸摸那里,一臉不放心的樣子。

          這老人叫李成喜,乃是寧遠伯李成梁的族弟,打十四歲起就跟著李成梁。因為腿腳有殘疾,李成喜不能在軍中效力,李成梁便要他幫著管家,這一管就是五十多年了。

          因為身體有疾,李成喜一輩子都沒娶妻,李成梁拿他當親兄弟看待,就這么養在伯府,什么事也不要他管。可李成喜勞碌了一輩子,年紀再大,身體再不好,也是坐不住。這不,今兒府里要起炕生火,他不放心,特意過來看看。穿越之敗家福晉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其實,沈陽這座寧遠伯府不是正經的伯府,真正的伯府在北京,是當今皇帝賜下的。二十多年前李成梁被彈劾調離遼東后,在北京的伯府住了十年,如今那里是兒孫們居住。

          沈陽這座寧遠伯府是萬歷三十一年建的,不比北京的那座小,這些年,李成梁一直住在這里,從沒有回過北京。這座寧遠伯府又被城內百姓稱之為太傅府。

          “行咧,三太公,您老放心,響晚之后,定叫老伯爺和您老都暖和和的。”說話的是府里的匠頭,是個能干人,原先是大爺如松手下的兵,在朝鮮傷了腰后,便安置在府里。這人手巧,府里大大小小的事情,招呼一聲他都能做。

          三太公對匠頭還是放心的,他笑了笑:“那你們在這干,我這老胳膊老腿的,可不在這受罪了。”說著拄著拐杖慢騰騰的往前院去。老板好兇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“三太公,這么冷的天,不在屋里歇著,在外面做什么?…你們兩個還不趕緊扶太公回屋。”

          李成梁的五子、遼東總兵官李如梅剛從外面回來,看到族叔這么大年紀還在外面轉悠,忙要下人趕緊把族叔送回屋。

          三太公卻擺手道:“老五,我去看看老大,明天是他的六十陰壽。”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怔了下,輕嘆一聲。

          十年前韃靼土蠻進犯遼東,時任遼東總兵官的大哥李如松率輕騎追擊搗巢,結果與數萬韃靼騎兵遭遇,大哥所部只三千余人,但卻誓死不退,與韃靼兵廝殺半日,終因寡不敵眾殉國,終年五十歲。

          明日,就是李如松的六十歲生日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些事,叫下面人去辦就行了,太公您還是回屋歇著吧。”狐貍先森莫輕狂(精修)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李成梁常年在外帶兵打仗,夫人又去世的早,可以說李如松兄弟幾個都是李成喜拉扯大的,有著很深的感情。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生怕族叔因為太過傷心大哥有個好歹,執意勸李成喜回去。但李成喜不肯,他無奈,只好隨他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太公,我爹呢?”李如梅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“在屋里呢。”李成喜想了想,對李如梅道:“老五,你莫要和伯爺說老大的事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點了點頭,目送族叔離開后,心里忍不住有股酸痛。大哥如松走了有十年,四哥如樟也在三年前去世。爾今,上面幾個就他和二哥如柏、三哥如楨撐著,下面幾個弟弟都有些不成器,沒少讓父親操心。錦繡農女:撿個將軍來種田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每次父親責罵那幾個弟弟時,李如梅聽到最多的就是你們大哥如松當年如何如何,這讓他們聽了都是不好受,知道在父親心中,最好的兒子還是大哥如松。大哥的死,也沉重打擊到了父親,使他這些年變得沉默寡言,沒事的時候,總是自己一個悶在屋里,誰也不見。

          微嘆一聲后,李如梅來到了父親李成梁的屋外,他輕輕的敲了敲門,低聲道:“父親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是老五么?進來吧。”屋內傳來的聲音讓李如梅很是熟悉,但又覺陌生,因為,這聲音似乎更蒼老了。

          進屋之后,李如梅愣了下,窗戶都被擋上了,屋內也沒有點燈,光線很黑。

          他的父親李成梁坐在躺椅上,身上蓋著一張虎皮。超無敵的系統

          那是張白虎皮,是幾年前建州的奴爾哈赤送來的,李成梁很是喜歡。

          順著屋門打開后映入屋內的光線,映入李如梅眼簾的是一張滿是老人斑的臉龐。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將門輕輕的掩上,走到了父親的身邊,他剛要開口,李成梁卻道:“明天你去老大墳上看看。”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怔了下,低聲應了。大哥如松戰死后,朝廷為他在京師建了一座衣冠冢,但如松的尸骨卻是埋葬在鐵嶺老家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大哥六十了。”李成梁的語氣很平靜,“家里就不要辦了,你在鐵嶺好好的替你大哥操辦一下就行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父親,我會的。”李如梅忙應道,“父親,你也不要太難過…”

          “我沒有難過,人生自古誰無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”這句詩是南宋民族英雄文天祥的絕命詩,此刻從李成梁口中說出,聞者皆要動容。因為,他的兒子李如松是為國而死。

          “老五,你說人為什么活的那么長?”李成梁緩緩從躺椅上坐起,他的臉上不僅布滿老人斑,他的手上、身上亦滿是顏色深淺不同的斑點。他今年,已經八十四了。

          “七十三,八十四,閻王不叫自己去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父親,算命的說您能過百歲呢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百歲?”李成梁搖了搖頭,“世上能有幾個人得過百歲?為父今年八十四了,可以了,再活下去,閻王都不容啊。”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不知如何勸解父親,沉默在那。

          半響,李成梁開口問他:“有什么事么?”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忙道:“父親,我聽說舒爾哈齊派人過來,您沒有見?”

          “嗯。”李成梁微微點頭。

          李如梅眉頭微皺:“這么說,父親還是改變主意了?”

          李成梁沒有說話。

          “父親,奴爾哈赤羽翼已豐,此人野心不小,兒恐將來必有大禍。父親既已上奏朝廷保舒爾哈齊,怎可輕易變故?”李如梅憂心仲仲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怕什么?”李成梁看向兒子的目光突然變得很是尖銳,“閻王爺沒叫我去呢,奴爾哈赤就算想變成狼,也得為父先答應。”

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甘肃快3走势图带跨度

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七乐彩开奖结果今天 北京5分彩开奖走势 山东时时开奖视频 湖北11选5开奖结果号码 金七乐当天开奖查询 棋牌游戏赚钱 华东15选5新彩票 四人麻将 北京赛车pk10开奖视频 合肥11选5一定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