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默認冷灰
      24號文字
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第三百九十八章,選擇

      作者:刀兼字數:2575更新時間:2018-01-19 00:07:52
          寂靜無聲的洞窟里,五顏六色的鐘乳石散發出清冷的光芒,卻照耀不到隧道深處。

          刻著天書的石壁下,一男一女,一站一坐。男子凝神注視著石壁上的文字,一動不動,女子無聊的靠在石壁上,偶爾瞥向男子的目光,帶著些微好奇,些微希冀。

          這已經是張寒與碧瑤進入滴血洞后的第八天了。

          這八天里,張寒呆立在石壁之前,不吃不喝,一邊默誦天書總綱,一邊運轉真元,融合佛道兩種功法。

          開始的幾天,碧瑤嘗試著尋找出口,除了找到那篇癡情咒以外,什么也沒有發現。

          帶在身上的干糧在昨天就已經用盡了,若是再這么下去,過不了幾天,恐怕就會餓死在這絕地之中。

          也不知這家伙是不是鐵打的,這么多天不吃不喝,也沒見他有絲毫餓意和疲憊,反而身上的氣勢更顯得內斂……想必,是因為頭頂這篇天書總綱,修為上有了突破吧!神界第一女帝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如今,碧瑤所有的希望都在張寒身上,之前她可是親眼見識過,張寒擁有打開通往外界空間門的能力。只希望,他在離開這里的時候,捎上自己……

          可是一想到,人家是正道弟子,自己是魔教妖女,心里的希冀便又少了一分。

          幽暗的隧道,只有石壁上散發的瑩瑩微光照耀著周圍,碧瑤抱著雙膝,下巴枕在膝蓋上,偶爾偏過臉頰,一雙美眸掠過那個靜立在身旁的身影,見其仍然還在,便略略安心一些。

          隨即,略微蒼白的櫻唇顫動著,絮絮叨叨的講述著深藏在記憶里的故事,“我六歲的時候,娘親帶我回狐岐山六狐洞看我姥姥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洞窟里死一般的寂靜,只有碧瑤略顯低沉的聲音輕輕回蕩著。九龍吞珠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她也不知道,為什么要向張寒講述那段早已寒徹身心的恐怖經歷,只記得每一次午夜夢回,那一段過往都會如夢魘一般,侵蝕著她的靈魂。

          如今在這絕地,生的希望漸漸渺茫,似乎再不說出來,恐怕再也沒有機會說了。

          張寒緩緩回過神來,雙眼之中閃過一抹懾人的精光。此刻體內的佛道兩股真元已經徹底融合在了一起,不分彼此。堅韌的經脈里,磅礴的真元仿若大江大河般,運轉不休。

          僅僅一篇天書總綱,便令自己突破了上清境!張寒心里喜不自禁,直想仰天長嘯。

          這時,耳邊傳來凄厲哀婉的聲音,“我知道,我一直都知道,其實是我害死了娘親,我爹一直都恨我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張寒低下頭,俯視著身旁的碧瑤,見其絕美的臉上梨花帶雨,哭的甚是凄涼,不禁皺了皺眉道,“既然你娘救了你,那么你的生命就不再屬于自己了,即使為了她,也該好好活下去!”封妖記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碧瑤從沒有想過,張寒還會回應自己的話,驟然間微微呆愣了片刻,臉上猶自掛著兩行清淚,頗為呆萌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幾天你不想辦法尋找離開的路徑,卻坐在這里自怨自艾,是想讓我心軟一下,帶你離開嗎?”

      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碧瑤豁然站起身,抬手抹掉臉上的淚水,憤然道,“你們這些正道的偽君子,總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,我講這些,只是心有感觸而已,不是讓你拿來笑話我的!”

          說到最后,碧瑤的神色愈發凌厲,“你這個冷血的混蛋!”

          “可是,我就是喜歡拿別人的傷疤來笑話他,所以啊,你最好不要再把內心的傷痛告訴別人,因為這世間,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不會感同身受的,他們只會將它當做笑話,告訴下一個人!”重生之國民男神嫁到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張寒面色平淡,眼中卻閃過了一絲黯然,莫名道,“人活一世,誰能沒有一點痛苦的活著呢?你覺得你很苦,可是比你苦的大有人在,如果無法做到擦干眼淚再站起來,這個殘酷的世界會告訴你,當你再想流淚的時候,已經來不及了!”

          回想著自己,靈魂被藍染拿去做實驗,整整四十年才終于拿了回來!每當想起這些,張寒便感覺有一股烈火在炙烤著他的心,他又該向誰傾訴?

          碧瑤怔怔的看著那張英俊的面頰,看著那雙仿若噴火的漆黑眼眸,隱隱間似乎感覺到了他的痛苦,心里某個地方被觸動了似的,語氣也跟著緩和了下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哼!不用你這正道大俠來安慰我!”

          張寒笑了笑,突然道,“我要離開了,你也一起嗎?”夫君總在拖我后腿

          “什么?”

          碧瑤再次怔了怔,一雙美眸也跟著亮了起來。

          “哎呦,看來你的心里,其實想要活下去呢!”

          張寒裝作恍然大悟一般,隨即又戲謔道,“可是我為正道弟子,你為魔教妖女,沒有出手將你打殺,已經是我仁至義盡了!我又怎么可能違背師訓,帶你離開呢?”

          碧瑤那雙剛剛亮起的明眸再次黯淡了下來,轉而怒火騰的一下子沖了上來,這個混蛋,明明沒有帶自己離開的意思,卻要出言調侃,這樣的性格,簡直惡劣至極!

          “哎,剛才那種明亮的眼神不是很好嗎?為什么又放棄了呢?連你自己都放棄了的話,指望誰帶你離開?”

          說到這里,張寒取出懸戒,打開了一道通往無情海的空間門,邁步走了出去。五毒風云

          轉過身,看向面色復雜的碧瑤,提醒道,“假如你覺得你的父親恨不得你死,而你自己也想尋死,何不安心呆在這里,也算遂了心愿不是?”

          “假如你覺得不明不白的死在這里,對不起你娘曾經的付出,外面的那尊天煞明王手里沒斧子,機關就在那里!言盡于此,拜拜!”

          張寒對著碧瑤搖了搖手,關上了空間門。

          碧瑤呆呆的盯著眼前一閃而沒的金色火花,腦海中回想著張寒的話語。直到此時才猛然發覺,對方調侃自己的話,不是沒有目的,而是為了讓自己鼓起生的希望!

          “可惡!這個混蛋,好好說話能死嗎?非要說些尖酸刻薄的話膈應人……”碧瑤嬌嗔的跺了跺腳,握著小拳頭恨恨地道,“想讓本小姐就這么香消玉損,我偏不!”

          心里暗自發誓,一定要抓到那個混蛋,狠狠的羞辱回去。

          想到這里,碧瑤急忙走進了另一側的石室,拖著那把極為沉重的鐵斧,放在了天煞明王的手里,轉動斧頭,片刻間轟鳴之聲大作,雕像背后的石壁向兩側打開,出現了一條石階通道。

          碧瑤想也不想,立即沖進了通道里,一路向上而去。在她離開之后,整個山洞劇烈的搖晃著,巨石不斷地坍塌下來,等到她沖出隧道時,山洞徹底坍塌了下去。

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甘肃快3走势图带跨度

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中信彩票网站首页 电子游戏怎么玩才能赢 吉林快三计划软件下载 免费北京麻将游戏 赌场押大小怎么压 老版本鱼丸游戏 山东时时11选5走势图 重庆时时最新开奖结果 全国最清纯校花 双色球黄金定律怎么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