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默認冷灰
      24號文字
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第四一二章,玉清殿(下)

      作者:刀兼字數:2601更新時間:2018-01-23 16:31:39
          張寒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,不急不緩的道,“師尊別開玩笑了,敢情不是自己的,不知道心疼啊!”

          “再說了,得到玄火鑒以后,弟子可是認真打聽過了,這玄火鑒乃是南疆巫族至寶。八百多年前,不知怎么的,被焚香谷坑蒙拐騙了去,我就是要還,也應該還給人家正主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張寒不屑的瞥了上官策一眼,聳了聳肩,“若是隨便來個阿貓阿狗,都說自己是玄火鑒的主人,抱歉!我只有一個玄火鑒,沒有多余的還給他們啊!”

          臉上猶自掛著一副‘我能怎么辦?我也很絕望!’的表情。

          “嗯?還有這事?”

          聽著張寒不咸不淡的話,道玄面上驚疑不定,眾人紛紛交頭接耳,低聲議論著,不時古怪的瞅著焚香谷弟子。好似在說,這玄火鑒,原來你們也是用不正當手段得來的啊!守護甜心之冰霜凌雪

          面對眾人怪異的審視,上官策氣的幾乎吐血,心里卻暗自驚駭,這小子怎么會知道玄火鑒的秘密?

          “混賬!玄火鑒本就是我焚香谷立派之寶,如何會跟南疆巫族扯上關系?再說了,南疆只有苗、黎、壯、土、高山五族,哪來的什么巫族?休要在此胡攪蠻纏!”

          張寒聞言,哈哈大笑出聲,戲謔道,“枉你們焚香谷立派在南疆,連人家五族的歷史都不去了解。那五族便是上古巫族繁衍下來的后代,而這玄火鑒,便是古巫族至寶。”

          說到這里,張寒冷笑著,語氣森然,“八百年前,你們焚香谷之所以立派在那里,還不是因為那里有古巫族留下來的八兇玄火法陣?趁著古巫族分裂的機會,來了個鳩占鵲巢?”

          “如此卑劣的行徑,還好意思自稱正道?簡直比魔教妖人還不如!”三生緣陌王追妻狐妖妻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什么?

          這小子怎么連這事都知道的一清二楚?

          上官策面色大變,心里早已翻起了滔天駭浪。其他人同樣被張寒的話震得不輕,只知焚香谷歷來比較神秘,令人摸不清深淺,原來還隱藏著這樣的齷齪事!

          “簡直是胡扯!”

          此刻,上官策早已被張寒的話驚得失了方寸,只能看向坐在上首的道玄真人,抱拳道,“道玄掌門,這玄火鑒干系重大,我焚香谷是無論如何也要拿回來的!”

          道玄真人心里左右為難,雖說張寒的話多半是正確的,焚香谷立派不正,兼且玄火鑒來路不明。但是眼下魔教崛起勢頭兇猛,正道三大派正要同心協力為上,為了區區一個玄火鑒,便徹底得罪了焚香谷,實為不智之舉!孤高的王與他的系統無彈窗

          沒等道玄發話,張寒再次冷冷道,“是與不是,你我自當心里清楚,要不要我把某人跟南疆那個魔頭的齷齪事抖露出來,讓大家開心開心?也好知曉你們這群偽君子的真面目!”

          什么?

          一聽‘魔頭’二字,大殿上的眾人再次炸鍋了,紛紛你一言我一語的議論了起來,看向焚香谷弟子的目光極為不善。

          原本氣勢洶洶的上官策一臉煞白,腦海里忽然間浮現起了那道恐怖的身影。瞪大了眼睛盯著張寒,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

          心里止不住的反問著自己,他是怎么知道的?

          “說!”

          眼看著事情脫離了掌控,越來越離譜不說,似乎還有什么見不得光的貓膩,道玄心下好奇,急忙斷喝出聲。燃成灰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張寒抬手虛握,道玄身旁的茶幾上,茶壺和茶杯飄然落在了掌心,只見他自顧自的倒了杯茶,仰頭一飲而盡,這才慢吞吞的道,

          “我聽說南疆深處的窮山惡水中,鎮壓著一個絕世兇魔,南疆五族將他稱為獸妖,某人表面上除魔衛道,暗地里跟那位獸妖達成協議,放他脫困,自己得到什么‘天火’之秘,聽說那天火極為恐怖,就連本門的誅仙劍陣也難以匹敵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如何才能壓過一個震撼人心的消息呢?放出一個更震撼的消息,轉移大家的注意力,絕對是極為好用的方法。

          自從在流波山跟鬼王撕逼了一波,張寒似乎越撕越有感覺。

          一邊喝著茶水,一邊砸吧著嘴,“當然,我也是道聽途說而已,掌門若有閑暇,派人去南疆找苗族大巫師打聽下,應該會準確一些。”契言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此刻,眾人紛紛被這消息驚得目瞪口呆。

          以焚香谷谷主云易嵐無上道法,還要去學那什么天火,想想便知那東西有多恐怖。更何況,身為正道,卻暗地里和魔頭做交易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可有此事?”

          道玄盯著上官策,面色陰沉如水,尤其是聽到天火比誅仙劍陣還要厲害的時候,更是怒不可遏。

          青云門之所以能成為正道領袖,誅仙劍陣的存在絕對占了非常大的比重,如今焚香谷偷偷謀劃天火,可想而知他們的目的。

          “胡言亂語!簡直一派胡言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上官策身體一抖,指著張寒大聲驚呼,眼睛里卻帶著不可置信的神色,今天這是怎么了?為什么焚香谷的秘密一個一個被抖露了出來?我的土味青春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“話說回來,玄火鑒若對于焚香谷真那么重要,怎么不見你們谷主親自前來呢?是不是正在閉關參悟那位獸妖所傳的無上神通,沒工夫理會這些瑣事呢?”

          張寒的詰問擲地有聲,震得上官策連連失色,心里早就忘了要回玄火鑒的事,只是一個勁的念叨著‘一派胡言,休要血口噴人’之類的話,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的欲蓋彌彰。

          從張寒怒懟上官策開始,便一直沉吟不語的普泓神僧對道玄說道,“道玄掌門,此事事關重大,不可不慎。來日須派門下弟子走一趟南疆,查個明白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普泓師兄說的不錯,此事定要查個水落石出才行!”

          道玄重重的點了點頭,轉而對上官策冷淡道,“焚香谷諸位,這玄火鑒既然分屬南疆巫族所有,如今落在小徒手里,也是他機緣所至,諸位若沒有別的事情,就請下山吧。”

          “逸才,送客!”

          道玄對身旁的蕭逸才吩咐了一句,左手摸向身旁的茶幾,卻忽然摸了個空,轉過頭看去,才想起來,自己的茶具被張寒凌空攝去,此時正喝的有滋有味呢……

          蕭逸才走到殿中,對焚香谷眾人道,“諸位,請!”

          上官策面色灰敗,看了看道玄,再看了看普泓,心知事不可為,帶著一眾弟子,灰溜溜的下山去了。

          大殿中,若還有誰對這震撼人心的消息沒有興趣的,便是站在身旁的張小凡了。只見他一個勁的盯著張寒左瞧右看,心里崇拜不已。

          如此大的事,三兩下就被他揭過去了,心里暗自羨慕,自己若是有這么好的口才該有多好?

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甘肃快3走势图带跨度

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时时彩刷水稳赚的玩法 鼎誉国际彩票 意大利pk10有没有 时时彩后二规律技巧 黑龙江时时g4 江西十一选五计划 扑克牌三公怎么比大小 合乐888注册账号 二八杠赚钱游戏下载 美国美女脱衣艳舞