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默認冷灰
      24號文字
      方正啟體

      第九三八章,你爸沒死?

      作者:刀兼字數:2586更新時間:2018-07-22 11:05:51
          在火影世界,張寒所造成的蝴蝶效應僅限于二戰。

          忍界三戰以后,他在這個世界的烙印,已經被時間長河消磨的差不多了。除了相熟的幾人以外,很少會有人想起他。

          木葉白魔的威名,早已成了昨日黃花,留在歷史課本上。

          大蛇丸的境遇和原著差不多,為了研究禁術,喪心病狂的拿同村忍者做實驗,最后事情敗露,叛出木葉,在田之國創建了音忍村。

          直到前段時間,大蛇丸突然與四代風影聯手,在中忍考試的時候發動木葉崩潰計劃。隨后暗中殺掉四代風影,挑動木葉與砂忍的戰爭,伺機建立結界,與自己的老師猿飛日斬一對一solo。

          結果……猿飛日斬以自身生命為代價使出尸鬼封盡,封印了大蛇丸的雙手。故國魂游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對于忍者來說,雙手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無法結印,大蛇丸一身本事去了七八成,就連施展穢土轉生,也需要藥師兜幫他結印。

          為了治療雙手,大蛇丸跑來尋找綱手,條件則是復活張寒和千手繩樹。

          顯而易見,兩人的交易談崩了。

          一場大戰瞬時爆發。

          和原著不同,綱手沒有恐血癥,但是這些年來醉心于賭錢,疏于修煉,實力下滑明顯,面對廢掉雙手的大蛇丸和藥師兜,戰的極為辛苦。

          若非隨后趕到的自來也出手,恐怕已經落敗被擒了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好色仙人,那家伙到底是誰?看起來你們好像很怕他的樣子。”

          一名金色碎發的小忍者拽著自來也的衣袖,好奇的問道。妖界大佬喵喵喵

          若在平時,面對質疑,自來也必然會跳起來尬舞一番,顯擺下自己的強大名號。然而那點虛名在張寒面前,真有點不夠看的。

          自來也苦笑幾聲,“鳴人,你在學校里應該學過忍界歷史吧。忍界二戰的歷史上,有個絕對繞不開的名字——木葉白魔,張寒,便是他了!”

          “納尼?”“竟然是他?!”

          “老天……那個以一己之力幫助木葉贏得二戰勝利的超級強者,聲名直追忍界之神的木葉白魔……”

          木葉白魔到底有多強?看看敗在他手下的是誰就知道了!

          三代風影、三代土影……哪一個不是威震八方的強者?卻都被張寒正面擊敗,可想而知他的實力。

          若是擱在三十年前,場中幾個小忍者恐怕已經嚇尿了。我的阿拉德冒險之旅作品目錄

          “真的是那個男人嗎?”

          綱手身旁的女子大感愕然,盡管此前從綱手臉上的表情看出些許端倪,卻還是有些不敢相信。

          “我們有麻煩了!”

          綱手輕輕點了點頭,抬手拍了拍身旁女子的手背,在她耳邊低聲道,“小手,待會兒事不可為,記得迅速逃離此地,跟你小姨一起返回木葉。”

          沒有親眼見識過張寒的神威,很難想象這個男人會恐怖到何種程度。正因如此,在藥師兜成功施展穢土轉生,召喚出張寒以后,綱手才會做出最壞的打算。

          即使穢土轉生以后,自身實力大打折扣,也不是她和自來也有能力抗衡的……

          “可是,你……”第一贅婿最新章節

          名為小手的女子遲疑了下,再看看一臉茫然的張寒,俏臉上泛起濃濃的復雜之色,咬牙切齒的道,“不就是木葉白魔嘛,我可不怕他!”

          “胡鬧!”

          自來也斷喝出聲,一臉肅然,神色凝重至極。

          “待會兒你跟鳴人一起離開,千萬不要回頭!”

          兩人同時身體一僵,呆愣在了原地。此前,自來也從來都是一副大大咧咧、游戲風塵的浪子形象,什么時候出現過如此嚴肅的表情?

          要是再不明白此間情況的險峻,他們就真成傻逼了。

          幾人的對話引起了張寒的注意,打眼瞧去,目光瞬時定格在了金發少年身上。

          眼前的少年也叫鳴人,與記憶中的經典形象有七八分相似……這尼瑪,老子該不會被綠了吧?落地一把M16

          盡管對玖辛奈很有信心,但是都過去三十年了,那么久的時間,誰知道會發生什么事。

          “他叫鳴人?波風水門的兒子?”張寒看向自來也,開口問道。

          問出這句話的時候,不知為何,心里竟有些忐忑不安,暗暗思忖,千萬不要給老子與木葉為敵的理由,否則的話,十個波風水門也救不了木葉!

          “你認識我父親?”

          鳴人奇怪的瞅著對方,轉而一臉釋然。

          想想也是,既然木葉白魔三十年前為村子立下偌大的功勞,認識同樣優秀的父親,應該是理所當然的吧?

          在鳴人心里,父親波風水門跟木葉白魔一樣偉大……不!比木葉白魔更偉大!

          “這……你知道你父親是誰?”財御天下

          張寒懵逼當場,原著的記憶與現實交織在一起,纏繞成一團亂麻,令他有些分不清楚哪些是記憶,哪些是現實。

          但可以肯定的是,原著里太子直到四戰開打,才真正知道自己的身份,與眼前的鳴人大不相同。

          聽到張寒的反問,鳴人頓時狂翻白眼,糗著一張臉,鄙視的看向對方。

          “這不廢話嘛!除了孤兒,哪家孩子會不知道自己父親是誰?”

          “也就是說,你爸沒死?”張寒不信邪的再問了一遍。

          要是波風水門沒死的話,由此推斷,九尾并沒有被帶土釋放出來禍害木葉。而九尾被釋放的前提是玖辛奈因為生產,體內封印變弱。

          換言之,眼前這小鬼很有可能不是玖辛奈的兒子!

          在張寒看來理所當然的問話,聽在鳴人耳朵里,滿滿的都是惡意。

          好端端的問自己父親死沒死,這不是在咒人嘛!

          不止鳴人,就連對張寒頗為熟悉的自來也和綱手,也都一臉哭笑不得,不知道這家伙哪個筋不對了,問出這種傻逼問題。

          “你這混蛋,故意的吧?你爸才死了呢!”

          鳴人瞬間大怒,從忍具袋里掏出一把手里劍,照著對方劈頭蓋臉扔了過去。想想猶自不解氣,張開右手五指,掌心處凝聚出一枚巴掌大小的螺旋丸,邁步沖了上去。

          一定要把螺旋丸狠狠的按進那張臭不可聞的嘴巴里,才能發泄心頭的怒火。

          “別沖動!”

          突然暴起的變故令自來也大驚失色,驚叫出聲的同時,本能般伸手抓向鳴人的衣領,卻陡然間抓了個空。

          再看鳴人,恍如靈狐一般跳了出去,大有不破樓蘭誓不還的架勢!

          (本章完)

     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      甘肃快3走势图带跨度

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
              <div id="lvdeq"><tr id="lvdeq"><mark id="lvdeq"></mark></tr></div>
            1. <em id="lvdeq"><ol id="lvdeq"></ol></em>
              麻将游戏单机 一分分时时彩稳赚技巧 人体写真艺术 福建时时开奖走势 5个码三中二多少组 极速六计划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360 金苹果娱乐彩票 性感美女内衣自拍 欧美爆乳美女图片